工作感悟

机关干部要怎么样“写东西”

作者:    日期:2017-12-15    点击:
  能写一手好文章,甚至成为机关的“笔杆子”“秀才”,无论如何都是使自己脱颖而出、具有某种不可替代性的好办法。很多人都是从为领导写东西起步,写着写着就把自己“写”成了领导的。  当然,在机关“能写”也具有两面性,如果仅仅是被认为“就是能写”,从长远来看也会影响自己的发展。就像我的一位同学因为很是能写,被我们预言“过不了两年就会是副处长,但一辈子也只能是处长”一样。但无论如何,每一个有所发展的人,都必须...

  能写一手好文章,甚至成为机关的“笔杆子”“秀才”,无论如何都是使自己脱颖而出、具有某种不可替代性的好办法。很多人都是从为领导写东西起步,写着写着就把自己“写”成了领导的。

  当然,在机关“能写”也具有两面性,如果仅仅是被认为“就是能写”,从长远来看也会影响自己的发展。就像我的一位同学因为很是能写,被我们预言“过不了两年就会是副处长,但一辈子也只能是处长”一样。但无论如何,每一个有所发展的人,都必须过文字这一关。

  文字能力强与学历关系不大。我原来的领导就曾经用《尘埃落定》的作者阿来仅仅是中专学历的事实,来表达对于当今许多硕士、博士手上功夫令人跌破眼镜的不满。事实恰是如此,文字能力的提高绝不单纯是个表达的问题,而是和写作者的情感倾向、思想深度、认识水平、思维能力、素材储备等方面直接相关,特别是有没有熟悉机关这套话语系统,有没有经过实践的系统训练,关系尤其重大。

  写好东西,首先要有“话语系统”的概念。记得自己大学毕业刚到土地报社工作的时候,凭着巨大的工作热情和对于领导偏好的迎合,我开始主攻评论的写作。但失败接踵而至,经常被社长改得面目全非。最后连社长都泄气了,他“点”了一句当时我还不太明白的话:“为什么你说的话,都是你自己的话;有现成的话你不用,怎么老是和别人说的不一样?”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之所以写不好,是因为我对土地管理的一套话语系统还根本不熟悉,老是用自己学生时代或者个人状态的语言来评论政策性、管理性很强的事物,自然是既不专业、也不对味儿了。

  写好机关公文,最重要的是机关的语言系统要熟悉,尤其在中国,官员的纪律性要求远甚于个人发挥,共性的塑造尤强于个性表达,更需要首先忘记自己的话语体系才好。那种自说自话的小话语,那种自我欣赏的文学词儿,还是尽快放了的好。后来到公司工作之后,大家更是说着和原来机关完全不同的“话”,于是我就更加明白,要想在机关写出好东西,要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就必须深谙“话语系统”——就是机关公文的表达方式和表达内容有一定的规定性,语气、用词儿都要极其讲究。到你对这套系统运用得十分纯熟的时候,你才会收获希望。

  写好东西,还需要有强烈的位置感。位置感在机关当中十分重要,对于公文写作来说也是非常关键。公文不是自己的感想文章或者文学创作,所以,不能率性而为,至少在形式上不能成为宣泄或者表达自己情绪的阵地。要永远记住公文写作不代表我们自己,它代表着领导或者组织,所以,我们在思考问题和表达叙述当中,都要主动站在领导或者组织的位置上。这篇公文是对上的还是对下的或者平级单位之间的,要首先弄清楚并贯彻在文章的始终。有人说,“我们不是领导,但却不能不站在领导的位置上关注领导关注的问题、考虑领导考虑的问题”。事情确是如此。我们要写好公文,对领导的思路、想法甚至风格都是要认真琢磨的。

  最后,好文章是改出来的。年轻人起草文件,遇到的最头痛的一件事情就是“修改”,不停地被领导“修改”。文章被人修改是一件非常郁闷的事情,但没办法,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不愿意被领导修改就会被领导修理。在机关,文章被修改常常不是文章这个事情本身,领导完全可能通过文章修改这件事来判断你的性格,感受你对他的态度,显示自己的权威,实施他对你的领导。无论你多么有才华,都不宜与领导争一词一句之短长。领导要改,要改了再改,要先改成这样再改回原样,要反复地改,无休止地改,怎么办?你必须执行。

  这一方面可以表明你谦逊的态度并和领导和同事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另一方面你也有机会修正自己的错误从而提高自己。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是自己考虑不周全,即使你自认为已经很完美了,可能还有提高的余地。所以,对文章修改这件事情,万万不可小觑,就当在反复的磨炼中磨砺自己吧。不但磨砺文字水平,更磨砺你无棱无角的性格。古人在写文章上曾经追求一种境界,叫“文不加点”,但是在我们自己成为领导之前,恐怕是难以做到了。(摘自《中国青年》)